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据蒋玄佁先生(已故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画家、琉璃文化研究学者)《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所引,梁思成、刘致平编《琉璃瓦》指出:“琉璃,在中国,到汉代尚极珍贵,其用于屋顶,也许始于北魏。”据《魏书》载,有西域大月氏国商人,携小型琉璃制品来华销售,尔后中国得以仿造。《中国古代玻璃研究》又引章鸿钊《石雅》说:“中国琉璃最早系由东罗马传入,到北魏开始自己制造。”《琉璃考释》称,琉璃者,原称“璧流离”,梵语曰Vaidurya,中国古时未见,“是斯物之入,当自汉始。”李乔苹《中国化学史》云:“西方琉璃输入,是自大月氏琉璃后,在广东仿造。实际上琉璃输入是汉开始,无疑是在六朝至隋的时间内制造。”
诸说有所不一,颇为一致的,以为琉璃本为“舶来”,大约汉时传入,始造于北魏。
《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责编张翠“编者注”云:“琉璃,最早是中国古代对玻璃的一种称谓。一般以为,琉璃是一种人造水晶玻璃,因其对光的折射率高,呈现为晶莹剔透的效果,古人以之为贵重的艺术品。”“琉璃应是玻璃的一个种类,其范畴远较玻璃为小。”
宋李诫《营造法式》云:“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药以黄丹、洛河石和铜末,用水调匀。”《天工开物》记载如何烧制琉璃:琉璃成坯。置窑内烧造而成。“成色以无名异、棕榈毛等煎汁涂染成绿黛;赭石、松香、蒲草等染黄,再入别窑,减杀薪火,逼成琉璃色。”琉璃瓦等,一般为黄、绿、蓝、黑四色,成为旧时中国政治、伦理高品位建筑的标志性瓦作。皇家宫殿、陵寝或一些官宦高等建筑,一般以琉璃瓦覆顶。黄色琉璃瓦,为皇家建筑所专用。明清北京紫禁城(现北京故宫)的覆瓦,为一大片黄色琉璃瓦阵。黄色为帝王宫殿、陵寝、皇家庙宇等施用的专色,但不等于一切皇家建筑,一律都用黄色琉璃,北京天坛的祈年殿,为蓝色琉璃瓦覆顶。有些为帝王、朝廷所钦定的建筑,如山东曲阜孔庙大成殿的瓦顶,为黄色琉璃。
中国古代土木建筑,以地基、立柱与梁架为承重构件。琉璃瓦覆以屋顶,并非承重构件,其对于建筑物的牢固程度而言,一般没有影响。

16

在人们称为马可波罗时代的13、14世纪,经黑海、跨俄罗斯大草原、取道帕米尔来到中国的威尼斯或热那亚商人,出发时最趁手的商品莫过于伦巴第、威尼斯和汉萨同盟城市出产的亚麻布匹,它们便于携带,沿途也最容易出手。除此之外,米兰的精纺呢绒、佛罗伦萨和低地国家的各色羊毛面料,也是不错的选项。而巴尔干的琥珀、威尼斯的水晶玻璃制品,更是备货单里必不可少的品相。这些货物中的少部分可能抵达中国,但沿途兜售完毕才是商人们丝路东行中的KPI,因为他们必须“在到达乌尔根奇时已经积攒了可以换取银子的现钱”。(《陌生人马可》 p.49)
 当年的意大利商人从中国采购什么?各类丝织品和生丝当然是他们关注的热点,因为“十三世纪下半叶至十四世纪上半叶,生丝和丝绸是从东往西商路上的主要货物之一。在那个世纪里,昂贵的丝线成为意大利新兴丝绸织造业的重要原料,卢卡城是其中声望最高的织造中心。”(《陌生人马可》 p.50)
 如果说,生丝和丝织品是马可波罗们在中国贸易中尽人皆知的“大宗商品”,那么,暗流涌动的“麝香贸易”才是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比如马可波罗本人)于西行归途的最高商业机密。麝香,一种高价值高利润的高端商品,一种特别名贵的芳香材料,它尚未向西方揭开自己的秘密也远未在西方得到普及,而西方的人们,只是在多年以后的遗产清单里才发现了马可波罗深耕其中的合同与票据。(《陌生人马可》p.58)

11

古代欧洲,起点可从古希腊罗马算起,即欧洲的古典时代,加上随后的整个中世纪,也就是直到15世纪中叶拜占庭(东罗马)被奥斯曼土耳其占 领。前后两千多年,对应中国的周、秦、西楚、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元和明初。
这份时间表里的欧洲和中国,有过雷同的社会形 态进步,比如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决定的奴 隶 制到封 建制 的转变;有过相似的政治制度,比如君 主 专 制,包括贵族与平民的概念及其相关的社会结构;有过属于文明发展共性的早期城市与乡村;也都有过关于人与神的困惑和思考。在这张时间表下,欧洲和中国都经历了分分合合,所有看上去相似的波澜壮阔,却又没有一丁点真正的相同。
从社会形态看,欧洲的奴 隶社会以公元476年西罗马的灭 亡 告终。中国的奴 隶社会则早在的春秋、战国之交(公元前475年)已经瓦解。相较奴 隶劳动在欧洲古典时期的规模与效应,在以“众人”和“庶 人”为生产主体的夏商周三代,真正的奴 隶现象微弱到几近令人质疑其奴 隶社会的称号。有人认为,中国的封 建社会,正式始于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六国,延续直至鸦 片战争爆发(1840年),但如果按照欧洲对中世纪封 建制度(领土 分 封)的定义,所谓分 封而治的方法,早在中国的夏商周已经出现,倒是秦 嬴 政 统 一 中国 一举废 除分 封,造成狭义的“封 建社会”在古代中国不复存在,中 央 集 权下的宗 法 专 制模式从此开启,它为古代中国与欧洲的政治体制带去了具体的不同,哪怕它们都曾戴着一顶“君主专 制”的帽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