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8

谁敢来接国足烂摊子?选帅学“郎平模式”,足协能放权吗?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2016-10-12 16:41
来源:澎湃新闻
运动家 >
字号

面对媒体的选帅追问,中国足协执委于洪臣的答案是“没法回答”,扬长而去。

在中国足协的官方口径里,无论是高洪波的辞职还是未来国足选帅都要走程序,但这一次,足协似乎显得过分淡定。

最优秀的土帅都无法在12强赛这个舞台上驾驭国足,很显然,未来国足的正式主帅,又只能是世界级洋帅了。

里皮、斯科拉里、曼萨诺、埃里克森……联赛中有太多熟悉中国足球的大牌外教,世预赛赛程非常紧密,对于中国足协来说,就地取材或许有助于把换帅的风险性降到最低。

留给中国足球的时间又不多了。

里皮曾和中国足协走得很近。

所有药方都试了,就差世界级名帅

有过中超多支球队执教经验,夺取过联赛冠军,还曾在国家队的“上半场”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换句话说,高洪波不行,也就意味着目前的环境下,土帅已经不适合担任国足主帅。

在对阵乌兹别克斯坦赛前,外媒就报道高洪波帅位不稳,而高指导赛后一番“领导说成绩不好要主帅负责”的言论,似乎证实了传闻不是空穴来风。

中国足协的领导从未掩饰过对高水平外教的向往,即使在高洪波率队40强赛出线后,在中国足协内部,“高水平外教更有利于球队长期建设”和“高水平外教更有利于球队商业价值开发”等观点依旧会被提出。

但只是对于“高水平”的定义,中国足协以往的理解是“钱少、听话、不闹事”。

埃里克森也进入了选帅视野?

这些年,我们见过赞助商推荐的施拉普纳、国际足联讲师霍顿、“老江湖”米卢、熟悉中国足球在联赛中拿过冠军的福拉多,还有曾在欧洲证明自己的卡马乔和佩兰。

如果把中国足协比喻成一个郎中,国足是一位病人,中国足协为了挽救国足基本上已经试过了所有的药方,除了真正的世界级名帅和踏踏实实做青训。

青训难解燃眉之急,在大资本介入后,随着里皮、斯科拉里、埃里克森的到来,至少在俱乐部层面中可以得出结论:世界级名帅是可以取得成绩的。

国家队呢?按照眼下中国足球的实际情况,必须承认哪怕瓜迪奥拉和穆里尼奥执教,中国队进军世界杯的可能性都不会太大。

但进不了世界杯并不意味着中国队可以在主场踢出让人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比赛,比如0比1输给叙利亚,比如对阵乌兹别克斯坦的两脚射门。

一位世界级名帅,至少可以让一支球队打出正常的水平,就像里皮和斯科拉里治下的恒大两场亚冠决赛第二回合,过程虽如履薄冰,但球队至少是有体系的。

申花队主帅曼萨诺成了最热门候选。

男足能走郎平和女排的路吗?

奥运期间现场督战女排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接受采访时就表示,中国足球能够向女排学习的东西很多,其中一点就是“女排精神”。在网上,许多球迷也开玩笑地表示:“让郎指导执教国足吧”。

当然,郎平执教国足并不现实,但郎平身上“世界级、冠军级主帅”的标签,必须是中国足协未来选帅时一个重要的考核标准。

同时,郎平执教女排的过程和模式,也是如今中国足协可以参考的。

2013年郎平二次回归,时任排管中心领导对郎平说,“我是门外汉,队伍的一切你来负责,其他的我来。”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排管中心不揽权,不越位。在各种赛前动员会,赛后发布会,以及队伍备战的各个场合节点,都没有管理者的身影。而在郎平的工作遇到一些非议时,排管中心又会主动替她屏蔽了这一切。

而从组队到选材,郎平总能不被一些人情和潜规则所左右,这样的魄力和威信,只有真的大牌教练才有。

斯科拉里合同即将到期。

但这样的待遇,恐怕是过去二十年中国男足主帅无比羡慕的。

此前卡马乔下课后,中国足协也曾希望里皮可以执教国足,或者同时担任国足和恒大主帅。据说当时里皮基本点头接受邀请,提出的条件是要求自带整个教练班子,但中国足协没有同意里皮的要求……

现在,恒大的主帅是斯科拉里,他和恒大合同今年年底到期,双方将协商是否执行原有合同中续约一年的条款,目前情况来看,斯科拉里与恒大续约的可能性不大。

恒大为斯科拉里准备的接班人据传是里皮,而无论是里皮还是斯科拉里,在现阶段都是国足下任主帅的好选择。

许家印和蔡振华又聚到了一起。

10月6日国足在西安和叙利亚比赛期间,恒大老板许家印和蔡振华正好都来到了现场,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许家印来到西安恰巧是因为集团事务,看球只是顺便。

许家印和蔡振华一起坐在主席台,他们交流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按照高洪波中乌之战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那番被中国足协逼退的言论,足协也许已经有谱了…… 

高水平洋帅救不了国足的12强赛,但中国足球需要懂业务的“改革设计师”。如果大牌外教能铺路垫石,善莫大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2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