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匠

我是建筑史学人纸上匠,关于木拱廊桥,问我吧!

9月15日,受第14号台风“莫兰蒂”影响,浙江温州泰顺县境内河水暴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泰顺廊桥”中的薛宅桥、文兴桥、文重桥相继被洪水冲毁。
我是纸上匠,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建筑考古学专业博士申请人。我自2009年开始在闽浙两省间考察木拱廊桥。木拱廊桥及这种特殊结构的营造技艺是我博士课题的主要研究对象。我迄今已经考察、测绘过70余座木拱廊桥,约占这种桥梁总数的三分之二。我熟悉传统造桥匠人,参与过三座木拱廊桥的修建,并曾承担其中一座的设计工作。在今年中秋被台风洪水毁掉的廊桥中,我对其中两座国保单位(浙江省泰顺县文兴桥与薛宅桥)进行过详细的考察。关于木拱廊桥的问题,问我吧。
205
思想 2016-09-20 已关闭提问
27个回复 共3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吴恬2016-09-20

冲毁的桥还能修复么?

纸上匠 2016-09-21

从历史价值上说,如龙桥是无可比拟的。她是现存历史最古(晚明天启五年,1625)造。是闽浙木拱桥中唯一一座明构。我对如龙桥做过极为细致的测绘考察,复原出它(未经 文字记载的)改造历史,可知它过去曾经是一座(相对简单的)八字撑桥,后被改造成木拱桥,一些重要构件在改造中被重复利用。因此在对木拱桥的研究上,如龙桥提供给我们关于闽浙地区桥梁形式甚至演化历史的证据。
同时如龙桥也是历史木拱桥中,桥屋形态最复杂精美的一座。
“无可比拟”或者说“独一无二”,但并不一定要与其他桥梁比一个高下。泰顺在这次台风灾害中毁掉的两座木拱廊桥,也是历史价值极高的。
薛宅桥是传承至今的一个重要造桥匠人家族(寿宁县“小东匠人”),已知的第二个作品,并且是极为成熟的一个。它证明了这个匠人家族在此时的技术成熟,以及影响势力(可以到邻县泰顺去造桥)。
文兴桥也是极为特殊,同样可以说“无可比拟”的一座。它巨大的变形,以及其他一些技术特征,说明它是出自没有建造木拱桥经验的匠人的作品,是一个“不成功”的案例(当我请教今天有传承的匠人,文兴桥为什么会变形,师傅们都说,它“算错了”)。木拱桥是一门极特殊并且门槛很高的技术,在历史上作为家族秘密传承。不乏没有传承与经验的匠人尝试,做出“不成功”的作品,但是既然不成功,早都消失了。文兴桥作为一个“有问题”的案例,竟然保留了下来一个半世纪。为我们理解这种桥梁、无论其技术还是传承,都提供了绝好的案例。
有趣(并且值得深思)的是,薛宅桥与文兴桥都建成于1857年。同年生,同日 死。
从上述意义上说,非常非常遗憾,泰顺在这一次洪灾中,损失掉了史学意义是价值极高的两座桥(可能会比其他桥的损失更让我难过)。

选在冬天造桥有什么讲究吗?

纸上匠 2016-09-23

闽浙这个区域,有一个特殊性,是因为地处深山偏远,在几年之前仍然交通极不方便,保留了一些重要的技术传统与社会传统。因此此地的廊桥重建,并不是“造假”,而是对传统的延续和尊敬。
这次毁到的廊桥,哪些需要重哪,重要以哪种标准去重建,并不一概而论。冲毁的廊桥中,包括一些在毁前仍然地方生活中活跃的桥梁。泰顺薛宅桥就是其中最为典型,地处城镇中心,作为闹市区的节点,无论交通,还是普通的民众休息、聚会(在寿宁,人们甚至在廊桥上打牌、开店),都在发挥作用。这样的桥梁被冲毁,不但是必须要重建,而且必须要以传统形式来建造,以延续传统的生活。
薛宅桥尤其特殊之处,是它是闽浙木拱桥一支重要造桥家族的早期作品。桥廊一的根梁上还题有这位大匠的名字。这根题字的梁木,现在也已经找到了。这支家族的后人今天仍然在从事造桥活动(一位国家级传承人,一位省级传承人),因此对于这座桥,让这支家族的后人,以尽可能贴近原状的情况来恢复这座桥,对于民族文化的传承,是有非常积极作用的。
如果不是这样历史意义重大的桥,只要仍然在发挥作用,如果当地民众有需求,就有重建的实用性与价值,但未必有依据文物标准来恢复的意义和条件。可以延请传统匠人依据传统方式来建一座新桥。虽然不是从文物层面的延续,而廊桥在历史就是这样毁毁建建的。这也是一种传统。
延请传统匠人依据传统技术来重建桥梁,对于传统技术的活态传承,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当然对于一些在毁坏之前已经过去很少使用,同时地方上重视不足,导致既没有复建的迫切要求,也没有复原条件的,就可以不必重建。
但即使这种情况,民众的要求可能仍然比乃至专家要更重。而我本人参与过的两座廊桥建造,都是在桥毁掉几十年后,村中的老人为本村风水考虑,而民间集资来重建的。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9

是的,多数农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间都会存在这种温情脉脉的关于要不要干活的争议,这个没有对错,可能只是关于劳作上的观念的不同。在很多次与全国不同地区老年人的访谈中我发现,对老年人来说,劳动的意义是多重的。首先,农村老年人没有“退休”概念,只要还能动,就要去地里刨,我见过80多岁腿脚不方便,在自家门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红薯的老人。这启发我,劳动不仅是一种负担,更是一种基本权利,从劳动本身就能产生意义,劳动是一种本能,不仅有不依附于人的经济意义,更有满足作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义。其次,劳动也是农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会关系网络,老年人的一个生活困境就是社会交往不断萎缩,我们说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数人会有一个社会性死亡的过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触角不断萎缩,是很糟糕的体验。与邻里亲朋交换种子秧苗、讨论庄稼长势、交流种植方法、互赠丰收成果等都为他们带来不少的喜悦、温暖和忧愁,是非常立体的社会情感体验,社会性价值就能被生产出来。再次,劳动也是老年人进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轻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挂碍,但是不想打搅年轻人的工作,他们需要一些沟通交流的媒介。访谈中的老年人说,“知道孩子们什么都买得到,但是我自己种的东西,绿色健康,是钱买不到的,而且想孙子了,他们不来看我,那我就去看他们,借着每个月送菜的机会,我不就看到他们了,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的蔬菜瓜果,这个月送辣椒茄子,下个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轻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给老人表达情感一样,老年人也通过这些自己亲手栽培、捡收的农产品与孩子进行情感表达。最后,劳动也是与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长衰败与人的喜怒哀乐是牵连起来的,也是与人的品性态度牵连起来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转转,看到庄稼长势喜人,立马就高兴起来了;从不同地块杂草的情况,沟沟坎坎修整的情况等就能判断这个人勤快还是懒惰,精细还是粗糙,就能转变成对劳动者的认识。总之,劳动意义丰富多样,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劳动,可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时常问候。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